以前来还能找到几个负责的工作人员
2020-01-16 01:3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除了蔡院长、杨院长以外,还有多位医院院长向北青报记者讲述了他们类似的遭遇。昨日,北青报记者从远程视界一代理商处获得一份统计表,上面显示,全国共有920家医院因远程视界商业模式欠下巨额债务,欠债金额远超60亿。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些医院多为县级公立医院,位于四川、山东、贵州、黑龙江、山西、河北、重庆等多个省市。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工商信息显示,远程视界存在自身风险59条,周边风险97条,预警提醒126条。还曾在今年2月和5月被法院标注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共有23条融资租赁合同纠纷。

近日,据媒体报道,公安部经侦局已向各省级经侦总队下发了通知,通知中称“经初步核查,2015年至2017年间,北京远程公司及其关联公司以协同医疗示范工程、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等名义,与多地医院开展融资租赁业务合作……因远程未按约垫付租金,引发大量民事诉讼,医疗秩序受到严重影响。”但是截至目前,公安部对远程视界案尚未定性,案件仍在核查阶段。

王彩亮对北青报记者说,收到不予立案通知书后,他已将资料和情况告知相关部门。

除了上述的医院以外,被“远程视界模式”拉下水的还有全国各个区域的代理商们。代理商帮助远程视界与医院进行沟通,靠完成与医院的合作项目获取利润。但在“入股”前,代理商需向远程视界缴纳代理费。重庆市的一位代理商王彩亮告诉北青报记者,谈成合作项目的代理可获得2%的医院融资额作为融资奖励,还可获得25%的诊疗费用分成。

8月13日,在北京丰台区的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总部大楼里,聚集着一批前来追债的人。他们当中,有多名全国各个公立医院的院长。但是,此次追债并无收获,远程视界科技集团的办公工位空无一人。而现场的代理商王彩亮告诉北青报记者,“以前来还能找到几个负责的工作人员,现在整个公司只有前台有两个工作人员,而且是新招来的,根本不清楚这个公司之前的情况。”

杨院长觉得项目不错,他还考察了与远程视界合作的医院,“我们这里地处偏远,老百姓去最近的三甲医院都要花上两个半小时。通过这个项目,那些做心脏手术的患者们,在家门口就能得到初步救治。”杨院长说。

王彩亮告诉北青报记者,远程视界在出现资金问题后,加速招代理与医院谈合作融资。据王彩亮所称,代理商都是跑医疗领域的,或是做医疗器械出身,本来一个区域仅有一个代理,后来出现一个区域多个代理。

7月6日,王彩亮在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报案,称远程视界集团涉嫌合同诈骗。7月31日,王彩亮收到了丰台分局不予立案的通知书。王彩亮向北青报记者出示了这则通知书,通知书上写到,“丰台分局经审查认为此案无犯罪事实发生。”

2017年,王彩亮负责接洽的医院在启动项目期间,发现事实并非宣传所称的免费提供设备,而是将医院作为融资的主体,提供资质证明进行融资,而设备单子上的价格也高出市场价一倍。在公司产生资金问题前,王彩亮及时叫停了合作项目,避免了医院的损失。但是,他的代理费始终要不回来。

王彩亮到北京考察远程视界公司,参加招商会,觉得项目不错,既可以帮助医院解决对医疗设备的需求,又有可观利润。于是,他与公司签订协议,交了238600的代理费成为重庆某区域的代理。

遭遇类似情形的还有多个医院,黑龙江伊春市嘉荫县人民医院也在其中。2017年,远程视界的业务员第一次来医院介绍项目,杨院长出于谨慎并未理会。后来,医院的业务副院长在远程视界的某大会上了解了项目细则,并向杨院长传达:除了免费使用医疗设备之外,北京某知名医院医生会定期来医院做手术,医院职工还能去北京培训。

王彩亮认为,起初,远程视界的诈骗嫌疑并不大,确实给一些医院使用了医疗设备,创造了诊疗收入。但2017年后半年,远程视界存在对外隐瞒实际经营状况、对外宣传高额营收的嫌疑,他们扩招全国的代理商,拉更多医院融资项目。

“公司没人了,从2月起就开始拖欠我们工资。”远程视界公司的一位员工告诉北青报记者,因资金链断裂,公司经营难以为继,员工被拖欠工资数月,老员工已悉数辞职。

3个月后,杨院长没等到合同上的医疗设备,却收到了融资租赁公司的催款单。在与远程视界沟通数次后,医院还需偿还1150万元。

湖南株洲渌口区中医院的蔡院长对北青报记者说:“医院买不起(医疗设备),没有这个积蓄。”在觉得项目划算之后,蔡院长所在医院同意与远程视界合作。融资租赁公司出资购买设备,医院通过医疗设备获取诊疗收入,合作期限为五年。诊疗收入的25%用于归还融资租赁本息,融资租赁本息偿还后,医疗设备归医院所有。除设备外,医院还可得到诊疗收入的25%。若诊疗收入不足以完成还款计划,则由远程视界负责担保并垫付不足部分。

2018年,远程视界出现经营困难的情况后,王彩亮通过微信群联系了500多个全国各个区域的代理商。经过半个月的统计,他有了一个长长的代理名单,上面有485人,代理费共计8979.25万,平均每人20万左右的代理费。

昨天,多名代理商也向北青报记者提供了一份北京市卫计委下发的通知文件,要求排查上报本地医疗机构和远程视界合作的情况。

但在签订合同时,杨院长察觉到合同上的异常,“怎么是垫付费用?这跟宣传的‘不掏钱’不符。”提出异议后,杨院长得到的反馈是,远程视界跟其他医院都这么签订合同的,医院的确不用付钱。但是,签完合同后,杨院长被要求立刻签一份“货物验收单”,要求确认“所有设备已到货”。杨院长再一次提出质疑,但远程视界却回应称,“你不签,融资公司不给我们放款,其他医院都这么签。”

随后,北青报记者联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但尚未得到关于“远程视界事件”进展的回复。此外,北青报记者多次联系远程视界集团有限公司,但电话均未接通。

合同签完后,医疗设备迟迟不到货,医院却要如期偿还租赁款。“我们签的心血管项目总共是3000万,但医院每年的利润还不到100万,这个数字对我们来说是致命的。”蔡院长说,“湖南省共有二十多家医院与远程视界合作。”